杨波图文集——原 野

 

 

甲定风物  婚 礼   摩若-百优贺   村 庄   高 寨

 

 

甲定村位于贵州省贵阳市高坡乡,居住着500余户印牌苗族。印牌苗族是苗族的一个支系,分散聚居在贵州省贵阳、龙里、惠水交壤地区方圆50公里范围内,约有四万余人,是一个历史文化丰富多彩的族群,在数吧、四月八、端午等民族节日,会举办盛大的芦笙狂欢舞会,都有祭祀、斗牛、斗鸟、跳洞等活动,热闹非凡。


 

婚 礼

              配文:王俊英

2018年2月25日,农历正月初十。王俊英与王晨曦在这一天喜结连理,迎来了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他们结婚了。由于苗族婚礼过程繁杂,在结婚之前,双方要走动好几次,谈好了才开始办结婚酒席。所以这一天算是两个人真正的开始

出发接亲前,新郎要安排接亲的人做好准备,在家的人,做好饭菜等待新娘家人的到来

伴郎和他的妈妈。男方家要带一个男生去当伴郎,两个女生去当伴娘,这是苗族的习俗,也是必须的。启程之前,伴郎和伴娘要梳妆好,穿好衣服准备出发

新房

出发了,新婚车子在前,带领大家前往新娘家

到五寨村,大概有5公里

伴娘

新郎带着伴郎伴娘前往新娘家,新郎见到岳父,要向岳父行礼

这是苗族新娘结婚时要准备穿的所有东西

手工刺绣的印牌

长辈在给新娘梳妆打扮

     

印牌苗族新娘最特别的装扮,就是具有代表性的三根银簪,银瓢,银梳,一辈子只带一次

梳妆打扮好,新娘跳起舞来

接好新娘,要在新娘家吃完饭,才出发

送亲的队伍

闺蜜借光

纪录片  视频如不能正常显示,就请点击前往优酷浏览

来到新郎家,要对拦门歌,对完歌才能进去

迎亲的在歌唱

送亲的在对歌

歌声中

送亲的族人继续歌唱

嫁妆

新郎家要给新娘家准备两顿饭菜,新娘家来了以后先吃早餐,然后才能开席给客人吃正席

 


 

 

摩 若-百优贺

 

高坡-甲定 2017.05

四月初八为摩若苗族的百优贺节,这天家人会聚在一起,吃过五色糯米饭,就开始祭祖、参加芦笙舞会及观看斗牛、射背牌。除了各村的活动以外,每年都会选定一个地方作为整个族群的庆祝集会的场所,各个大村都会组织代表参加,今年定在贵阳高坡乡的甲定村龙打岩文化广场。

目录:背 牌  彩虹糯米饭  舞 会


 

背 牌

相恋如不能成婚,可以缔结阴亲。经双方家长同意后,在四月八这天,邀来议会长老见证,男子持弩三箭能射中挂在树上的背牌,天年入地即结为连理,并生前不再相见。

来自邻村果里吴家的这副背牌已有一百多年了,百优贺节会请出瞻仰,成为族群灿烂历史文化的见证

据说上面有个箭孔,贝壳据说来自孟加拉湾,曾是货币

家族代表,也是果里村的鬼师

现今的背牌成为民族服饰不能缺少的组成部分

年轻人的背牌

织锦背牌

有些年轻人自己不会挑花刺绣,就买这种机绣的背牌,200元一副。

机绣背牌

为了节省时间,买来机绣的再加手绣

 

 

 

 

彩虹糯米饭

早先用糯米饭祭祖,为预防被偷吃,就染成黑色的,染得不好,就出现了花色,后来大家都喜欢做彩色的了。

在邻村果里的人家

 

 

 

舞 会

 

东道主队

族群中地位最高的老人

弩和芦笙

砍刀、弓弩和芦笙是男子射背牌的三大器具

摆省中学民族舞队

每年的百优贺节嘉年华由各村轮流主办,今年在甲定村龙打岩文化广场

王俊英在讲述她的民族故事

海葩苗族老人

海葩苗族的背牌。海葩苗族与摩若苗族的文化语言最接近,有欢庆活动都相互参与。海葩苗族有很多茶园。

美文《如歌高坡》的作者罗万府 和魔若苗族作家骨锁忧

相当于摩若长老会的成员

龙尾打印的痕迹,是龙打岩的由来


 

 

村 庄

 

在甲定村

荆棘

 

大户人家的藏品

一年不缺的薪柴

留守的孩子

树叉

海洋生物化石

芬芳

 

更多图片

 

育秧温室


高 寨

高寨是甲定紧邻的村子,居住的是唐姓印牌苗族

赶场天卖土豆种

式新衣

来赶场的海葩苗族

背饰

供销社

        

绣花。这里比家里亮堂,还可以聊天

       

城堡


附:

我说我族

骨锁忧深入调查格鲁格桑“射背牌”:凄美的爱情外,又有新发现

文图:骨锁忧

农历四月巳日(蛇场天)也是Hmongb rud,苗族第二个射背牌地点过节的日子——“侬柏尤贺”。以前的情侣们为了给自己没有结局的爱情去做一个了结而去射背牌。但是现在婚姻和爱情都是自由的,“侬百尤贺”自然也已经演变成了一个欢乐的节日。作为Hmongb rud人的我,遇到这种节日即使下雨下沙,我都会尽量赶着去。下着毛毛雨,大雾可见度低于五十米的,我们爬过马郎坡前往“云上高坡”的甲定村龙打岩过“侬柏尤贺”。

花米饭

说射背牌呢,我很小就知道,我知道射背牌那天要吃花米饭,好好吃的。射背牌在我的印象里大家喜欢说成是过四月八。但从我记事来,正式的四月八节是在贵阳喷水池过的,或者是在人民广场,而射背牌是在高坡苗族乡的草原上。四月八是很少和Hmongb rud苗族的射背牌同一天的。四月八节是固定在农历四月初八过,而农历四月份的第一个猪场天才是射背牌。

我是Hmongb rud苗族的孩子,我很喜欢自己的民族文化,在了解的同时我也喜欢问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比如说现在的年轻人是说“数百若嘛(三个射背牌之一)”,而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喜欢说“侬百若嘛”(数是苗语xobd的谐音,庆祝,玩之意。侬是苗语naox谐音,意思是吃。)带着问题我又问了一些老前辈。原来以前射背牌时,这些青年都会带着糯米饭和酒菜去山上吃。所以就是“侬百若嘛” 除此以外,还了解到,射背牌的地点不止一个“百若嘛” 。

射背牌

第一个射背牌的地方是在“百鲁[pæ³¹lu⁴³],” “百鲁”在惠水板长乡,射背牌时间在三月份的第一个“亥日”或者第一个“午日”,这个节日是惠水大坝以及高坡杉坪、批林等地苗族过的,以前这边的年轻人要射背牌都在这个坡举行。以前没有代步工具,去哪里都要靠步行,随着Hmongb rud苗族人口的增加,居住环境也扩大,步行到“柏鲁[pæ³¹lu⁴³]”很远,赶不上节日了。为了方便大家,老人们商量,在五寨和甲丁等周边苗寨的中间地带新建一个射背牌地点,也就是今天的“百尤贺[pæ³¹ʑɯ⁴³ho²⁴]” 后来云顶、大洪等地的同胞同样也是为了方便大家,就决定自己设定一个射背牌地点“百若嘛[pæ³¹ʐoŋ²⁴mphɑŋ⁴³]”。特别介绍一下“柏尤贺”如果说射背牌是凄美的爱情故事,那柏尤贺就是智慧者冤死的案件。百尤贺翻译为汉语为“吊头坡”。相传以前高坡五寨王家有个青年人很聪明、勤劳、能干。他总是想方设法的寻找发展的道路带领族人致富过上更好的日子。在五寨周边的山上开荒种地,粮食产量增加了不少,足够的粮食解决了吃饭问题。这一切劳动成果却遭来了他人的嫉妒仇恨,就有人跑到官府“举报”说五寨王家的这个年轻人去偷都匀粮仓的粮食来吃,要不然他们家族哪里来那么多粮食呢?就这样,这个智慧勤劳的年轻人就被官家杀头了,然后把人头挂在了这个坡上,此坡也因此而得名吊头坡。

Hmongb rud苗族是一支以今天贵阳高坡苗族自治乡为中心居住的苗族。这支苗族妇女服饰最大的特色是身着背牌。背牌分黄背牌和白背牌。便装着白背牌,盛装着黄背牌。黄背牌里藏着这个支系凄美的历史故事。着装里有背牌的苗族不少,而这个支系的背牌因为相传是刺绣着王印而独特。

《射背牌》剧照

那为什么要射背牌呢?就从背牌的来历说起。

相传在很早以前这支苗族有两个小童(一男一女)在皇宫(苗国)做工,伺候在苗皇帝身边端茶倒水,两人从小相亲相爱,保持着纯洁的爱情。后来外族入侵,攻下皇城。皇帝为了保住王印。将印的图案印在了这个女孩衣服的后背上,让男孩带着女孩逃一起逃走。只要有印在就有回复国家的一天。而女孩不愿意走,男孩忍痛用箭射死了心爱的女孩,取下背牌带着族人一路南逃。为了保留皇印,从此族人的妇女把印的图案绣在了背牌上。这种背牌以黑布或白布为底,绣线用黄颜色的,黄背牌就这样因为有印而独特的穿在了Hmongb rud苗族妇女的背上。在以前,Hmongb rud这支苗族里男女是平等的,女儿和儿子同样能够分得家里的田地,因为没有了文字,便把分田地的界限绣在了背牌上,这种背牌底色布是黑色,绣线为白颜色,现在有用红色、绿色线搭配绣的。后来有人提出女儿外嫁到别人家去,别人家有田地可种 ,就不要再和哥哥弟弟分土地了,就把洞(现在洞葬的岩石洞,也属于家族财产的一部分)作为嫁妆陪嫁就行了。后来演变成了盛装着有历史寓意的黄背牌,便装就着白背牌。

Hmongb rud苗族的爱情是自由的,而且这个支系的人还很理智的对待爱情。但是婚姻是不自由的。不自由的原因在于历史有:

第一,Hmongb rud苗族(包括龙里,惠水周边)实际是一支苦难深重饱受沧桑四分五裂的苗族。首先说历史,在明朝后期,石门山一战被朝庭功下后大部份的青壮苗民均被屠杀,余下的部份老弱残四处逃亡到深山里居住,而后朝庭就交高坡一带苗民给青岩土司管理,土司担心余下的苗民暴乱,最后有人建议以苗制苗:派人到各个苗寨散布谣言说某某某苗族有蛊,不要相互来往。这招很毒,造成了Hmongb rud苗族这么几百年来的不团结,不往来,不交流。包括到现在有些老人还存在这观念(这个支系里哪家男孩带了哪家女孩回家,双方家人都会派人去调查对方的根底,其实就是看看这个人家“干不干净,有没有蛊。)

第二,两个家族很早以前结下仇恨,后代禁止开亲。

第三,过去苗家有“还娘舅”的习俗。舅舅为大,姑妈家的女儿就应该要嫁给舅舅家儿子,服侍娘舅家。所以从小就订下婚约。

第四,在和汉文化的交流中,门当户对的门户观念也进入苗区。有的家庭有钱有势,和条件稍微差点的姑娘家订婚,姑娘不论喜不喜欢都必须嫁给他。如果悔婚,肯就会给家庭甚至家族带来一些严重的麻烦,因为男方在订婚时已经定下了严苛的条件。

射了背牌后,男方要把衣角撕给女方

相爱而不能相守者,只有期盼来生相聚。这些不能结为夫妻而相爱的青年人选择了效仿先人——先人因保护背牌而忍痛射死心爱的女子。一箭生死两相离。这些相爱而不能在一起的青年人也是被爱情折磨的受害者,于是用射背牌来了断自己纯洁而真挚的爱情。很多男女双方都是有结婚对象的,不管谈多少年的恋爱还是不能在一起。而在这种公开的射背牌仪式上了断了感情也是给自己未来配偶吃一粒定心丸。在射了背牌之后,女方的背牌要送给男方,男方的衣角要送给女方。一直到双方都死去时后人会给放入棺材,让他们带到阴间。这是他们在阴间相遇的信物。射背牌是一个古老的分手仪式,凄的是旧时代的婚姻习俗,惨的是没有自由的人生。

白背牌

在今年的柏尤贺射背牌活动上,,我有幸遇到了85岁的Hmongb rud苗族老人王道平。老人是家族的鬼师,非常喜欢苗族的文化,并且记性好,又喜欢讲给晚辈们听。射背牌的日子,当然少不了射背牌仪式,以前就是看了过了就忘了。而今天带着“为什么”认真的听老人的讲解。射背牌历来要先向天射一箭,向四方射箭,再射背牌。今天在老人的介绍下我明白了为什么要先这样向四方射箭,原来是为了清理周围环境一切不干净的不吉祥的东西,老人说自古以来就这么做的。姑娘把背牌放在地上,用箭头射穿女方的背牌,然后从地上拿起背牌穿过箭杆上把背牌取走,箭不能动,就原样插在地上。男方再拉起自己衣脚给女孩射穿。在山上射了背牌之后还要到寨子里射背牌一次,因为两个人感情的开始可能就是在寨子的房前屋后,或是寨子门口。射穿的背牌送给男方 ,射穿的衣脚松给女方。老人说,这相当于给对方打上记号。因为这两样信物是要带进棺材的。到了阴间,别人看到他的衣脚有洞,她的背牌有洞,说明他(她)已经有心上人了。

今年侬柏尤贺的节日现场还来了五位以前射背牌的当事人。其中有一个来自惠水县大坝乡大宝村的杨明财穿的衣服还是当年射背牌后,已经撕过衣脚的衣服。杨明财说,他当年射背牌时很年轻才十七岁,当时是1985年。但是后来他还是和射背牌的姑娘结婚了。我说这和古老的传统不一样啊!他说,因为她的对象没有许配给哪家,没有订婚对象,而且时代改革了,婚姻也不像以前那样受限制了。两人又是相爱的,所以就选择结婚。听说在场的一些同胞说,除了他们这一对,我们的生活里也还有好几对这样的,有的是射过背牌了,决定分手了,但是又没有被父母固定结婚对象,再找别人谈,也不是很合心。最后还是和射过背牌的这位更合适。

花米饭

这个节日,除了射背牌。在苗乡的寨子里,还会看见家家户户都有有的“花米饭”。我在湾滩河镇果里村吃过花米饭,在寨子里走了走,发现家家都有,而且做得很多。遇到一位热情吴启全老伯,就好奇的用苗语和他交流起来:“为什么咱们Hmongb rud要把糯米饭染成五颜六色的呢,而且还做这么多呢?”他说:“以前有吃的都不容易,白的糯米饭大家都认识都知道可以吃,就会有外人来抢,而我们又发现了可以染色的叶子,染成这样看起来脏兮兮的(最初只有一种颜色黑色)就没有人来抢了。而现在条件好了,做得很多些,是为了送人的。因为今天家里会来很多亲戚朋友,家里要好酒好菜的准备着,糯米饭除了给亲戚朋友吃以外,还要给打包一些回去。

染“花米饭”的叶子

下午,我们同行的人一起跟着高坡的一个大哥去一个苗族亲戚家吃饭,真的是好酒好菜的招待,首先就是吃花米饭。吃过饭,还给我们每人包一小袋的花米饭带回家去。这确实是“侬柏尤贺”。

 

相关图集:高坡  河流故事-清水江源  果里的节日  杉坪的节日  苗岭的天光


 

留 言


杨波图文集——原 野——甲定风物